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与生俱来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与生俱来
她认为很多事情都是与生俱来,天赋啦个性啦甚至有些习惯,即便明白环境影响许多,她更执着的认为,这种与生俱来,就如基因一般无法重新排列改变。他习惯用左手吃饭右手写字,谎话说的比真话多,被拆穿的时候会比谁都还生气,很节俭,只对有好感的人大方,很偏执很善良很高傲很自卑,很懒很勤劳。他本身就是一个既複杂又矛盾的存在。然而她却深受这些吸引。他们先上床才牵手,先亲吻才拥抱,在一起了才开始彼此喜欢。有时候她会望着他的漠然,怀疑是不是因为一开始顺序就颠倒,所以他们才会先快乐才开始悲伤。快乐的吃饭牵手拥抱做爱,然后冷战争吵沈默。「我们不适合。」他常嘴角一垮就丢出这句话,她当他週期性的彆扭,胆颤心惊用力搂着他说我们很合。尤其床上。她是他第一个对象,然而却是他像身经百战开发了不完整的她。他总是温柔却霸道的佔有她的柔嫩,从身到心将她完全征服。他太了解她身体每一吋,而她也乐意之至去探索他每一处敏感。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就连分开后,她仍放不下对他的执着。「我只是想打砲,不是做爱。」她一再求他,他近乎发飙的拒绝。然而她一眼看穿他昂然的慾望。她不确定的拥抱他,带点距离带点防备,他的手搭了又放,她才加重了力道让身体完全紧贴他的,他腿间的硬挺就隔着薄薄的衣物顶着她的柔软身躯。「好了够了。」他说,手却克制不住的探进她的内衣抓揉,他的理智像收讯不良,想推开却忍不住需索更多。「真的不要了。」他的手在她臀上揉捏,而她紧紧倚着他,汲取他沐浴完香得令人发狂的气味。最后他们还是上了床。他发狂似的脱光她,再也不肯放过她的舔弄她敏感的乳头,她呻吟她抵抗,他只吻得更深更多当作她处心勾引的惩罚。他们感受着彼此呼吸舌头交缠,陌生又熟悉最后成为快感。他进入她的时候已经氾滥成灾,被紧紧包覆的满足又湿润得毫无阻碍,他太恨她的身体总是让他无法坚持最后一刻冷漠。「拜託干死我!」她眼神迷濛声调逐渐失控,他像即将完成作品更卖力抽动,抱着他感受她高潮后的收缩,他喷发前一刻,她熟练的用嘴将体液通通包容。等到她穿好衣服走到门边说了再见,他才相信这次她是真的要走,她笑着说真的只是生理需求,没有回头。她假装走的洒脱,不去想他其实早已让谁取代她的地位。她一直认为她爱他是天赋是个性是习惯,是时空转换她仍守在原地不可改变的存在。她还是从他的身边离开,儘管她丢不掉基因一般的对他的爱,明白他的惯性说谎也是种与生俱来,她宁愿继续爱着,然后去习惯一个人的寂寞其实也是与生俱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