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舞女的一夜情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舞女的一夜情
婷是一间夜总会的脱衣舞女郎,她原是模特出身,身材好。  婷一般只爲客人单独跳豔舞,索价极高。  因此出场率虽不高,但收入却是姐妹中最高的。  这时,姐妹们都已开始化装,换衣。  婷还坐在软沙发上悠閑的抽着她喜爱的带有薄荷味的女士香烟。  看着一具具丰乳肥臀在眼前忙碌,她有点好笑,对于她们,她有足够的骄傲资本,因爲她的身材在这裏绝对是一流的。  她已习惯了她们的身体,就如同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。  十二时过后,莎进来了。  看到婷,就吃吃的笑:“还没有鱼儿上勾?我已经潇洒了一回了。  “莎是婷的舞伴,当客人需要一拖二时,莎是婷最好的合作伙伴,俩人的舞已跳得出神入化,有如二位一体。  可以说,婷对莎的身体比自己的还了解。  莎今天穿着一件,不能说是一件,最多只能说是半截露脐无袖薄沙短衣,下面是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超短裙。  平坦的腹部,修长的双腿,让所有的男人着迷,也令女人忌妒。  婷也不知抚摸过多少遍了,但仍对她的身体有着一种沖,正是这种沖使她们的舞豔而不俗。  婷见了她,心裏安定多了。  沖着她笑道:“小心点,别得了爱滋才好,怕你有钱没命花啊。”  莎走到她面前,叉开修长的两腿,“你瞧瞧,像有那种病的人吗?”  婷作势在她私处摸了摸,滑过大腿,皮肤依然是那麽光滑细腻。  “现在倒没有,爱滋可是有潜伏期的唷,只怕你得了还不知道呢。”  莎进一步跨骑在婷的大腿上,抚着婷的双脸,亲她的红唇,婷才意识到要躲避,已被亲了两下,“好了,你也得了爱滋了。  我们扯平了。”  婷双手抱着她的臀部,说:“好了,好了,人看着呢?”  莎这才下来坐在婷身旁,说:“等多久了,”“二个锺了。”  “再等一会,若还没有人来,我请你吃霄夜。”  “你刚才出去还没吃饱啊。”  莎嘻嘻一笑,“告诉你,那人是阳痿,弄了老半天就是不行。”  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。  2“我说人啊,做我们这行的,贵精不贵多。  甯缺勿滥啊。”  “知道了,个个都像你这样,男人要自杀了。”  “好了,看来也不会有人了,我们走吧。”  莎应声,两人起身欲走。  这时,张姐急步进来,朝着婷说:“有客了,要二位,我看你和莎一起吧。”  莎说:“酬金呢?”  张姐四十不到,丰腴而白晰。  笑道:“这能少得了你们的,客人说跟你们面谈,她们在相思厅等着呢。  快去吧。”  婷拉着莎走了。  两人进了相思厅,裏面光线柔和,但人影仍清晰可见。  让她们吃惊的是,长沙发上坐着的是两位女客,而且是洋妞。  婷和莎愣在一起,犹豫不决。  “我们要你们按我们的要求去做,价钱你开好了。”  一口瘪脚的中国话。  这是两人第一次接女客。  莎低声对婷说:“都是女人,谁怕谁?”  婷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莎说:“你们想要我们做什麽?”  “我要你们跳舞好了。”  两人只当她们要看豔舞。  音乐响了,两人随着音乐起舞。  按着节拍,两人的身体开始相互缠绕在一起,婷缓缓由上剥下了莎的短衫。  饱满的乳房裹在胸罩裏,婷绕到莎身后,下部紧贴着莎的臀部。  莎反手抚着婷的大腿,扭动着身体。  婷从后面解开了她的胸罩拉勾,两只硕大的乳房登时跳了出来。  婷快速的双手握住,竟然握不过来。  婷对莎的乳房特别颀赏,特别依恋,就像婴儿对母亲的乳房那样渴望。  莎的短裙也被剥落,一块纯白色的小布仅仅罩住了莎的私处,隐约可看到裏内浓密的黑色。  两边臀部都露了出来,股沟是一条细得不能再细的纱线。  莎的屁股很翘,两个洋妞也忍不住啧啧称奇。  婷和莎发现两个洋妞已抱在一起,其中一个稍高的狂吻着稍矮的一个,右手在她的胸前放蕩的抚弄,两只豪乳在她的拔弄下跳动不停。  婷已看出她们是同性恋,莎转过身,从下拉起婷的的黑色露肩低胸小衣,没有胸罩,两只高耸的山峰左右对峙而出。  婷的乳房虽然没有莎的大,但很挺,所以她很少带胸罩。  婷举起双手,让莎解放自己炽热的身体。  莎对婷的身体也有一种渴,她拉下了婷的短裤,裏面什麽也没有,她的私处还是这麽的可爱。  婷也自然的褪下了莎下身的遮羞布。  两个可爱的小穴好像在对着对方微笑,她们已不知缠绵过多少回,彼此对对方都有一种欲望。  莎将自己的双乳顶着婷的双乳,两人身材高度相仿。  四只鲜红的乳头相互碰触后,深深陷了下去。  两人的双唇也紧紧缠绵在一起,婷的手搂着莎的腰,莎双手抱着婷的臀部,将私处与婷的私处磨擦在一起,婷也迎着莎的触击。 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,享受着彼此给对方带来的快乐。  高个女郎亲咬着她的女伴的蓓蕾,一只手已摸到她的两腿间,裙子裏面什麽也没有。  方便了女郎的长驱直入,看得出女郎已进入她的体内,她爱了刺激,也挺起臀部迎接女郎手指的进入。  “喔,喔,喔”短个女郎的浪叫声,愈来愈大声,丝毫没有约束的蕩人心魂的呻吟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。  这时,高个女郎解除了她的女伴身上所有的装备,将她压在沙发上。  女伴双腿交叉着搭在女郎的臀部。  婷和莎吃惊的看着她们疯狂的做爱。  一阵欲之后,两个金发女郎坐起来。  高个女郎说:“我叫安妮,我的宝贝叫罗莉。  你们呢?莎主动介绍了她们两人。  安妮指着两人说:“我要你们做爱,就像我们刚才一样。”  婷和莎相视而笑不知可否。  婷低声说:“你决定吧。”  莎朝安妮问:“你能给多少小费?”  “一千。”  “太少了。”  “是美元。”  莎又看了看婷,婷点了点头。  莎说:“在这裏做?”  “当然不。  到我的房间。”  四人一起来到了一间还算豪华的套间。  安妮提议一起先洗个澡。  这裏有个浴池,可容纳五六人。  四人脱了衣衫,先后进了浴池。  婷和莎对两个金发女郎的身材赞歎不已。  莎一向认爲自己是相当丰满的,可在两个洋妞面前,还是显得很纤细。  安妮比她们几乎高了半个头。  安妮说“我喜欢东方人的细腻的皮肤。”  她从后面抱住莎,狂吻莎的每一寸肌肤。  罗莉也主动跟婷交吻,婷也被她的美色与身材所吸引,手好奇的在她身上抚摸。  西方女人有一种粗犷,罗莉尽情的满足她的欲望。  婷惊奇于西方女人的臀部,真的是无法挑剔,如此的优美。  婷自然的转到了罗莉的背后,尽情的享受着罗莉的美臀。  罗莉心领神会的翘起圆臀,婷双手抚摸着她的两边八月十五,她的臀缝没有一根杂毛,显然是剃干净的。  阴户肥大,两片阴唇十分厚实,一定每天千锤百炼才有的结果。  婷知道西方人做爱比东方人上洗手间还平常。  双手轻轻左右一掰,菊花门立即开啓,看得出这道门平时也没少光顾。  安妮对莎的每一处都是如此的好奇,东方人的皮肤光滑细腻,抚摸上去,让安妮陶醉不已。  她把莎抱在她怀裏让莎坐在她两腿间。  安妮磨娑着莎浓密的阴毛,揉捏她的阴唇,时而拔弄莎敏感的阴蒂,继而侵入她的洞穴。  莎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安妮给她带来的快感。  安妮的手指是如此的灵活,她好像非常了解莎的需要,每一次碰触,每一次进入,都是莎渴望的,都给她带来由内到外的高潮。  她努力迎合着安妮的手指,有时还调皮的合上双腿,夹住安妮的手指,生怕她跑了。  莎觉得安妮的手指比男人的阴茎管用多了。  安妮的左手也在不停的抓搓莎的乳房,使莎上下都受到刺激。  莎的淫叫声清晰可闻,婷看了她一眼,知道她进入高潮了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。  于是,她也弄起罗莉来,她张开手在她的肥大的阴户处搓弄,拍打,挑逗她的阴蒂。  不一会儿,婷看到流出了金黄色的爱液。  婷豪不犹豫的插入了中指,她那裏太宽大了,一个手指根本不能给她带来刺激。  婷又放进了两个,然后是三个,但还是不够。  婷试着将整个手伸进去,随着罗莉的一声“哇,哇”大叫。  婷的整只手进入了罗莉的体内。  婷小心的进进出出,罗莉随着婷的进出有节奏的叫着,时而还“yes,yes。”  嚷着。  她和莎的中外浪叫声此起彼伏。  安妮不知道什麽时候,已不见了。  罗莉示意婷到卧室去,两人到了卧室,果然看到安妮和莎在大床上。  莎跪趴在床上,臀部上翘。  安妮在莎后面,她穿着一条套有人造阴茎的皮制内裤。  正在后面努力插着莎,莎发出“嗷,嗷”的叫声,看来安妮的撞击很猛烈,莎的脸颊紧贴着床垫。  安妮双手按着她的腰,以便阴茎更深的进入她的体内。  莎叫得越大声,安妮就越兴奋。  罗莉似乎已熟悉安妮这种狂野的做爱方式,她拿来一条与安妮一样的皮制内裤。  朝婷说:“fuck me please。”  婷这时也有一种做爱的沖动,她飞快的穿上皮制内裤。  把罗莉压在地上,分开她两腿,用扶着阴茎对準罗莉的蜜穴,长驱直入,巨大的阴茎给罗莉带来痛苦并着的快乐。  然后婷在她的乳房上游戏,西方女人的胸脯即使是躺着,仍是如此的浑圆。  她的乳头不大,乳晕并不明显,肉感极强,给人一种感观上的刺激。  婷双手按着乳房两侧,向中间一压,两乳房竟然可以碰到一块。  婷一直认爲自己的乳房是骄傲的本钱,但跟洋妞一比,简直像是个小孩子。  婷感到罗莉也挺着臀部迎着自己的插入,她知道这点刺激对于久经性爱的罗莉是显然不够的。  婷把罗莉翻过来让她趴起,像莎那样翘起屁股。  罗莉并没有反抗。  婷看到阴茎上晶莹的爱液,得意的笑了一下。  她分开罗莉的双臀,让屁眼张开。  罗莉已意识到婷要插她的屁眼了,她并不紧张,这对她来说已不是第一次了。  她静静的等待着。  婷由上而下,将阴茎对準罗莉的屁眼,轻轻的进入。  由于阴茎经过润滑,进入非常顺利。  但罗莉还是叫了,毕竟这是肛门,有点痛。  婷慢慢的加快了节奏,听到罗莉的豪叫声,她有一种满足感。  有一种胜利的感觉,还有一种爲东方人争光的感觉。  这是和莎做所没有的。  婷没想到这麽巨大的阴茎竟能整根插入,以前她只在A片中看到过。  如今自己亲身体验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  安妮搞一阵之后,停下歇了。  莎躺在她怀裏,贪婪的吸吮着安妮硕大结实乳房。  安妮显然练过健美,肌肉比一般女性发达多了。  在婷狂野的抽插下,罗莉也只有投降了,大叫:“stop,stop。”  婷也有点累了,这才停下,扶罗莉上了床,四人赤裸着躺在床上。  夜深了,四人相拥而眠